您的位置: 善知识与道 > 娱乐

综艺一哥要上市了!好声音后难见爆款,上半年扣非净利亏2700万

2019-04-20来源:善知识与道
综艺一哥要上市了!好声音后难见爆款,上半年扣非净利亏2700万

文 ✎ 詹方歌

编辑 ✎ 邢昀

《中国好声音》的制作方灿星文化终于要“唱响”资本市场。

2018年12月28日晚,证监会官网披露灿星文化IPO招股书申报稿,公司拟登陆创业板。

今年文娱公司融资大环境并不景气,2月,灿星文化向上海证监局递交了IPO辅导备案材料,此后公司股权转让频繁,又出现董事会成员变动、财务数据下滑,上市之路蒙上一层阴影。如今,政策面有回暖迹象,灿星能否借东风顺利登上创业板,备受市场关注。

招股书显示,灿星文化此次募集资金中,预计15亿元将投入到综艺节目制作运营,制作近 20 部综艺节目,巩固音乐类节目的传统领先优势下,在谈话类、舞蹈类、人文类、户外秀类节目上全面发力,并涉足网络综艺制作领域。

缺乏新爆款,业绩不稳

灿星文化成立自2006年,开创了国内“制播分离”的先河,一直深耕综艺领域。2012年其打造的爆款节目《中国好声音》,火遍大江南北。

综艺一哥要上市了!好声音后难见爆款,上半年扣非净利亏2700万

《中国好声音》

此次招股书显示,2015年到2017年度,《中国好声音》以及后续更名的《中国新歌声》两档节目成为公司支柱,制作收入占公司总收入的比例虽然逐年降低,由46.43%降至32.33%,但比重依然较高。

即便公司此后还开发出诸如《蒙面唱将猜猜猜》《了不起的挑战》,但在市场里并未掀起大水花。

从2017年开始,灿星的营收、净利润等财务指标均出现下滑,2017年其营收同比下降23.9%,净利润下滑37.6%。

2018年上半年度,这一趋势并没有改观。招股书显示,其2018年上半年度营业收入仅为2.64亿元,为2017年全年营收的12%。利润方面,2018年上半年度的营业利润为930万元,仅为2017年度总营业利润的1.7%,扣非净利润相比2017年度的3.9亿元跌至负数。

今年上半年的业绩不理想,或许与综艺节目的制作周期有关,灿星文化的王牌节目《中国好声音2018》于2018年7月13日开播,其余如《即刻电音》等节目也都集中在下半年,导致其上半年营收惨淡。

综艺一哥要上市了!好声音后难见爆款,上半年扣非净利亏2700万

《即刻电音》

而这背后更为关键的因素在于,近年来网络综艺迅速崛起,影响力日益提升,给依赖电视综艺的灿星带来不小冲击。

视频网站越来越重视自制综艺节目,而在电视台综艺采购上更为谨慎,灿星的网络发行收入下降,也影响其毛利率。近四年,公司内容制造及运营的毛利率从46.6%的高点一路下跌,至2018年上半年降至23.2%。

2018年上半年,试水新赛道的灿星也推出了首个网综——《这!就是街舞》,虽然有热度但并不“爆”,对公司收入贡献更是微乎其微。

与《中国有嘻哈》《创造101》等近年来的现象级网综相比,《这!就是街舞》播放量明显落后。猫眼电影数据显示,《这!就是街舞》的累计播放量为16.8亿,而《创造101》的累计播放量则为51.1亿。出不了爆款,灿星文化能否成功变换轨道,还有待观察。

综艺一哥要上市了!好声音后难见爆款,上半年扣非净利亏2700万

《中国有嘻哈》

招股书中称,为了稳健运营和控制风险,《这!就是街舞》采用了受托承制方式,导致该项目贡献的收入相对较少。

过去灿星主要合作方为知名卫视,双方采取合作分成模式,即共同进行节目广告招商,包括冠名、特约、 赞助以及节目中的硬广告、植入广告等,做大广告的蛋糕,按照约定比例分成。而与视频网站合作的网综,目前只能收取承做费用。

如何生产出爆款网综之外,灿星还需要考虑改变与视频网站的合作模式,单纯将节目版权授权对方,自己仍旧无法分享到网综市场快速增长的红利。

招股书风险警示一栏,灿星文化也提到:随着网络综艺市场的进一步发展,公司仍面临着不能探寻出适应新的市场模式,导致经营状况和盈利能力下滑的风险。

此外,2018年上半年灿星扣非净利润亏损2700多万的背后,反应出其依靠政府补贴“输血”的窘境。招股书显示,2015年至2017年,以及2018年上半年度,公司获得的政府补助分别为 3368万元、1.8亿元、8285 万元及 3895万元,占当期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 3.54%、20.56%、15.39%和341.67%。灿星解释,这其中有利润季节性波动的因素。

估值之忧

作为市场里的明星制作方,灿星的估值一直是行业发展标杆,备受关注。

2017年年底,灿星文化宣布完成Pre-IPO轮融资,估值达到210亿元,引发虚高质疑。彼时,灿星文化还未借《这!就是街舞》顺利切入网综领域,尽管卫视综艺做得风生水起,也难免会受到“跟不上时代”的质疑。

综艺一哥要上市了!好声音后难见爆款,上半年扣非净利亏2700万

《这!就是街舞》

此外,公司还被两桩官司缠身:与唐德影视的版权官司未有结果,因为这起官司,灿星文化不得不将《中国好声音》改名为《中国新歌声》;同时,与乐视网的诉讼也还在继续。

2018年初,灿星向上海证监局递交IPO辅导备案材料后,机构频频突击入股,灿星在2月、3月、4月、6月分别迎来几轮股权变更。

其中,阿里创投和腾讯系齐鸣音乐在6月分别溢价增资2亿元和1.6亿元,各获得灿星文化1.17%和0.94%的股权。据此计算,灿星文化此时估值为170亿元,相较2017年底210亿元估值下调明显。

在这期间,旷日持久的版权官司终于2018年6月达成和解,靠《中国好声音》起家的灿星文化重新拿回品牌。

但与乐视官司还未有结果。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上半年,公司单项金额重大的计提坏账中,依然有乐视网,涉及金额为8030万元,坏账准备7280万元,计提比例达到99.60%。

如今,灿星也试图突破网综这道坎。灿星文化副总裁陆伟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公司在制作卫视综艺与网综时,有不同构想:电视综艺相对来讲更加大众化,而网综方面则会着力打造以年轻文化、潮流文化为主的综艺节目。从《这!就是街舞》到之后的电音、电竞类综艺,灿星开始不断在青年潮流文化领域试水。

踏不准互联网的步点,对于综艺制作公司来说,或许是致命的,蓝色火焰就是前车之鉴。灿星文化招股书中也提及这家竞品公司。

综艺一哥要上市了!好声音后难见爆款,上半年扣非净利亏2700万

《最美和声》

蓝色火焰创始于1998年,2014年被华录百纳并购,其代表性的综艺节目有《跨界歌王》《最美和声》《女神的新衣》等,与灿星文化相似,在卫视综艺制作上有丰富经验,但2018年12月,华录百纳发布公告称,其将出售喀什蓝火及北京蓝火全部股权。

数据显示,2014年到2016年度,蓝色火焰累计完成净利润7.63亿元,2015年到2016年,喀什蓝火对华录百纳净利润贡献高达85%和81%。但2018年,喀什蓝火呈现巨亏,华录百纳对此解释称:“综艺栏目招商不及预期、内容营销规模减小、部分影视项目未到收入确认时点致使经营收入大幅减少”。

错过网综的爆发期,没有新爆款,让蓝色火焰从当年25亿估值被华录百纳买入,最终400万元贱卖。

此次灿星文化招股书仅披露,发行后公司股本预计为4.26亿股,如果按照2018年初股权变更时55元/股的价格来计算,灿星文化估值大约为230亿元,出现明显上调。灿星文化2018年在网综方面的突破与成绩,不知能否给予投资人这样的信心。

创始团队迎财富盛宴

此番灿星文化如果上市成功,创始团队将迎来一场财富盛宴。

灿星文化的创始团队主要来自东方卫视,现任董事长田明及新任董事金磊皆为其核心人物。

田明,复旦大学毕业后,进入刚刚成立的东方电视台新闻中心,先后做过记者、主播等不同职位。2005年,田明出任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综艺部总监、上海东方之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力推“新娱乐”品牌,成功策划《加油!好男儿》《舞林大会》等节目。

2018年,灿星文化与碧桂园合作推出《新舞林大会》,或许与田明此前的经历不无关系。招股书显示,2018年上半年度,珠海市碧桂园管理服务有限公司成为灿星文化的第四大客户,贡献1994万元,占灿星当期主营收比重达到7.53%。

而金磊是田明的老搭档,从2007年开始,担纲制作了《加油!好男儿》《中国达人秀》等广受欢迎的卫视综艺,此后更是成为灿星文化王牌项目《中国好声音》的总导演。

综艺一哥要上市了!好声音后难见爆款,上半年扣非净利亏2700万

《加油!好男儿》

招股书信息显示,田明目前个人及通过关联公司所持灿星文化股份达约为40%,金磊则持有灿星文化10.8%的股份。伴随着灿星上市成功,田明、金磊等人也将迎来收获期。

按照230亿估值粗略计算,田明持有的股份价值约为100亿元,金磊持有的股份价值约24亿元。这样的身家,相比华谊兄弟实控人王忠军、王忠磊两兄弟着实高出不少。截至12月28日,华谊兄弟市值131.08亿元,持股20.69%的公司第一大股东王忠军手中的股份也仅仅价值27.1亿元。

有趣的是,穿透股东层来看,持有灿星文化215.9万股的宁波丰财,拥有一位名叫“黄晓明”的投资人,其出资比例为4.13%,即持有灿星股权0.023%。

相较于当年《中国好声音》加持下的辉煌,如今灿星不灿,爆款难见。上市在即,灿星文化能否“唱响”资本市场,还是个问号。

本文由善知识与道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