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善知识与道 > 娱乐

故事:训夫

2019-06-18来源:善知识与道

从前王家庄住着王大、王二兄弟两人。王二出生刚半年父母就相继去世了。幸好嫂子刘氏,生了一个女儿。他与侄女分吃嫂子的奶水才活了下来。因王二从小死了父母,刘氏觉得他可怜,事事偏袒他,使他养成了自私自利的毛病。

王二长大成家后,因刘氏连生五个姑娘,觉得哥哥家人口多花费大,自己吃亏,就提出分家。他妻子姜氏劝阻无效。兄弟俩就将房屋、财产、土地平均分成两份,从此各过个的日子了。

王二两口子勤劳能干,再加上姜氏精打细算,生活简朴是过日子的好手。日子过得十分红火。

王大因刘氏连生五女,没有半子,现在年岁已大,恐怕不能再生了。自己将来要断了香火,连上坟烧纸的人都没有了。心里闷闷不乐,整天喝酒,常常醉醺醺的。

一天酒后被一个赌鬼拉进了赌场。一脚踏进去就不能自拔了。刘氏劝他,他听不进去,还骂刘氏。慢慢地输光了家里全部积蓄。他又卖房子、卖地。姜氏让王二劝他,他听不进去。姜氏就让王二收买他的房子和地。

两年后,王大家的房子和地都卖光了。一家七口人挤在一间仓房里,靠挖野菜,摘野果充饥。冬天来了,野菜、野果没有了。全家人饥寒难挨。刘氏对王大说:“你去二弟家借点粮食吧,不能就这样饿死呀。”

王大说:“二弟能借给咱们吗?”刘氏说:“二弟常借钱给他的朋友。你是他哥哥还能不借吗?”王大说:“咱们现在这个样子,谁敢借给咱们。”

刘氏说:“你现在知道了,以后改改吧。你去吧,如果二弟不借。你就把咱们怎么把他拉扯大的跟他说说,让他看在我拉扯他的分上救救他的几个侄女。他若再不借,你就说咱家的那口井,分家时分在他们家了。咱家应分一半,就折成钱给咱们吧。”

王大来到王二家,见王二在院里扫院子,走过去说明自己的来意。王二把眼睛一瞪说:“你不是能赌吗?去赌呀!找我借什么?不借。”

王大说起他和刘氏抚养王二的事,没说几句王二就急了:“你少跟我说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我不爱听。”王大见他听不进去就说:“老二,咱家那口井分家时分在你们家了。它应有我们一半呀。你就把我们那半折成钱给我们吧。”

王二说:“那口井,你要都归你。你把它扛走吧。”王大说:“好,既然说到这个份上了,咱就好好说说。咱爹妈死得早,你是吃你嫂子的奶水长大的。这奶水钱你总是欠我们的吧?你就把奶水钱给我们吧。”

王二说:“老嫂比母。妈不在了,她给我奶吃理所当然。滚!你少在这胡闹!”说完用力一推把王大推倒在地。姜氏忙从屋里出来把王二拉进屋里。说:“你借朋友都借了,就借给大哥点呗。”

王二瞪着眼说:“胡说!大哥把家产都输光了,借给他,他拿什么还给咱们?”姜氏说:“好,好。咱们不借。你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过了一会她又说:“你从后门出去,找几个朋友喝点酒散散心。”

王二走后,姜氏忙从屋里出来把蹲在地上哭泣的王大扶起来说:“大哥,你把米袋子给我。我给你装些米。”王大说:“你把米借给我,你们两口子还不打架呀?”姜氏说:“没事的,他已经从后门走了。不让他知道就是了。”

姜氏回屋装了一袋子米,又拿了一些散碎银子出来交给王大说:“大哥,快拿回去吧。以后别再赌钱了。”王大说:“这钱我不能拿。让二弟知道你们会打架的。”姜氏说:“大哥,放心吧。这是我的私房钱。他不会知道。”王大说:“弟妹呀,你真是好人!我们怎么感谢你呢?”姜氏说:“大哥,自家人就别说这些了。你快回去吧。”

王大走后,姜氏想:这哥俩闹到这个地步怎么行呢?得想个办法劝劝他们。……她一眼看见家里养的一条大青狗。她有了主意。

姜氏到药铺买了一包砒霜,下到馒头里扔给大青狗。大青狗吃了馒头死了。姜氏把大青狗装进麻袋里,捞到柴垛旁。

王二回来时,姜氏满面愁容地问:“你在外面得罪谁了?”王二说:“没得罪谁呀?”姜氏说:“没得罪谁?怎么有人打死了人装在麻袋里,扔在咱家柴垛旁嫁祸咱们呢?”

王二吓了一跳“在哪了?”姜氏向柴垛那一指。王二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一个麻袋,里面似乎装着一个死人。“这……这怎么办呀?”王二傻了。姜氏说:“你不是有很多朋友吗?你去找他们帮忙呀。”

王二走了,直到天黑才垂头丧气地回来。姜氏问:“怎么样了?”王二说:“那帮家伙一听这事就远远地躲了。谁也不肯帮忙。”

姜氏问:“那怎么办呀?”王二说:“我也不知道。”过了一会,姜氏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你还是找大哥帮忙吧。”王二说:“不行,今天上午大哥来咱家借米,借钱。我没借给他,还把他推倒了。他不会帮咱们的。”

姜氏说:“你去吧。如果他们不帮忙;你就说是我让你去求他们的。”王大说:“怎么你好使呀?”姜氏说:“你试试吧。”

王二到了王大家,把事情一说;王大立刻站了起来:“好啊,老二,贪官事了?好!我去你们家借米。你不借我,还把我推倒了。现在贪官事了想找我帮忙,没那么便宜的事。我去衙门告你去。”说着虚张声势做着要往外走的样子。

王二吓坏了,急忙跪在地上说:“大哥,是我不好!我不是人!你就帮帮我吧。是你弟妹让我来求你们的。”

这时刘氏拽住王大说:“你们哥俩,好好听着。今天我跟你们说点掏心窝子的话。丈夫呀,也不能怪二弟不借咱钱。分家时,一样的家产。二弟发展成现在的样子。你呢,输了个精光。二弟要是借你,你拿什么还?再说二弟就是借你一座金山,恐怕也要被你输光。”王大低下了头。

刘氏又接着说:“二弟呀,你不借你哥哥钱我不生气。可你不该连粮食也不借,还把你哥哥推倒。常言说:长兄如父,长嫂比母。可你把我们夫妇当成什么了?连你的朋友都不如。小的时候你分吃你侄女的奶水才得以活命。平时好吃的,好用的我都紧着你。你与侄女们打架,我总护着你。今天,我们向你借点粮救我们全家的命。你不看僧面看佛面,不看佛面也该看看嫂子对你的恩情。”王二忙给嫂子磕头说:“嫂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刘氏又看了看王大说:“丈夫呀,这个忙咱不能不帮。老二毕竟是你的亲弟弟。你们是一奶同袍呀。再想想弟妹借你的米,借你的钱。不帮忙咱对得起弟妹吗?”王大说:“老二,我看在弟妹的分上帮你想想办法。走去你们家看看。”

王大两口子跟着王二来到王二家。王大看了看那装着死狗的麻袋说:“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了。咱们乘着天黑把‘他’扛出去埋了吧。”他看了看王二说:“你胆子小,去拿把锹。我来扛。”说完扛起麻袋就向外走。

王二忙拿了把锹跟在后面。两人找了个小树林挖了个坑,把大青狗埋了。回来时,姜氏做了一桌酒菜招待王大两口子。酒菜摆好后,姜氏说:“哥哥、嫂子你们慢慢吃。边吃边听我说几句心里话。

俗话说:家和万事兴,家人不合外人欺。丈夫呀,你交了那么多朋友,常在一起吃喝。哪个有事你都帮;哪个用钱你都借。可到了你有事的时候,他们都远远躲了。大哥现在断了顿来跟你借粮,你不但不借还把大哥推倒了。我听说你从小是嫂子把你奶大的。没有哥哥、嫂子哪有你的今天。再说分家时,哥哥、嫂子什么都让着咱们紧咱们挑。你这样做,对得起哥哥、嫂子对咱的恩情吗?你那样对待大哥,可到了关键时刻还是大哥冒着风险来帮你。”

他转身给王大斟了一杯酒说:“大哥,千错万错都是你弟弟的错。不过话又说回来。你也不该因为嫂子没生儿子而整天喝酒、赌钱,把家产都输光了。像这样我们帮你,我们也会倾家荡产的。如果你能不再赌钱,我会劝你二弟把你们接回来,咱们一起过的。”

王二连忙说:“是啊大哥,只要你不赌钱了,你们就搬回来咱们一起过吧。”王大低着头说:“弟妹呀,你们这样对我们,我再赌钱,我还是人吗?”姜氏说:“好,大哥明天你们就搬回来吧。

从此兄弟俩齐心协力共同操持家业,日子过的更红火了。

关注我们,明天精彩继续!

免责声明:【文字图片素材,版权属于原作者,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删除处理,我们只做分享之用,不用于商业。】故事文章投稿:275404849@qq.com

本文由善知识与道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