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东莞康泰旅游 > 小说

武侠攻略-第49章

2019-11-08来源:东莞康泰旅游

“臭不要脸!”,就听得一声轻喝,洛尘心顺着众人的眼光,朝着那处方向看去,就看到双层画舫之上,那白衣之人,缓缓转头,垂落在两侧的发丝,拂过眼前,露出一双冷然的眸子。


她屈膝坐在船头,袍角翻飞,一手撑在膝上,一手还握着酒杯,只是底下的酒几不见了,散落了一地的杯盏和酒水,垂落的长发在夜风里翻飞着,不时轻拂过她的脸。


洛尘心望着她的模样,便有一瞬的失神,那胡乱拂动着的碎发,就像是那日,阳光和煦,竹叶漫天飘飞,落在她的眉梢、头顶,她红着脸,说她钟意自己。


而洛尘心当时想的,却不过是拂掉她头上、肩上的竹叶,正如此刻,她所想的,便是拂开那些作乱的长发,撩到她的耳后,露出她那双澄澈而弯弯的眼睛,像天边的一轮新月,里面映着点点繁星。


两个沉重的铁锚砸向洛尘心的小船,顿时四崩五裂,河水倒灌,往下沉去,洛尘心纵身而起,想要踏上水面的酒几,便又是一个铁锚砸去,酒几破碎,夜色传来咻咻的声音,显然是投掷的暗器。


论武功,这些人根本不是洛尘心的对手,可海兽帮的人,善于水面作战,又是人多势众,处处逼迫洛尘心,想诱她下水,再在水里对付她。


洛尘心迫于局势受限,竟是处在下风,而此时对方居然使出暗器,果然卑鄙无耻。


“掌门,我看洛姑娘恐怕...”,叶青有点担忧的朝南宫秋白的方向望去,就见座位一空,那人早就按捺不住的出手了。


一张小板凳砸向船上的人,就见一道月白身影,身形如蛟龙般,跃上大船,瞬息之间,就听得连连惊呼,不断有人被踹下水去。


洛尘心被三艘小船围在中间,手举着长长的铁枪,朝着她脚下的浮木戳去,那头的南宫秋白刚解决掉用暗器的人,就见洛尘心的浮木被对方搞掉,朝着水里栽去,就算是伤不到她,可落水狼狈是少不了的了。


洛尘心心中也是暗惊,就听得对方调笑道,“仙子的白衣裳恐怕沾水就变成没衣裳了”,洛尘心的剑鞘一勾,把那人勾到水里,脚尖踩过他,借势朝最近的船掠去,谁知,有人甩出绳索,套住了她的脚,往水里拽去。


她身形失去重心,猛地跌落,就听得破空声,绳子绷裂声,转瞬间,她就被人抱在怀里,洛尘心心中一紧,正要发作,鼻尖传来熟悉的气息,那拍向对方胸口的一掌,便改为抓住对方的衣襟,手指蜷缩。


“好不知羞耻的海兽帮!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弱女子,不如改名字叫禽兽帮罢!”,就听得清越的高喝声,喊得街巷里人尽皆知,平时受够了海兽帮的人,都不由哄笑起来。


“无知小儿,报上名来!敢英雄救美,倒要看看你有没有本事?!!”,海兽帮的人喊道,


“逍遥谷掌门,南宫秋白,正好会会你们这些无耻鼠辈!”,随着南宫秋白的呼喝,叶青、柳飘飘、唐虎三人纵身掠下,跟海兽帮的人动起手来。


“英雄出少年,没想到逍遥谷掌门年纪轻轻,还一腔热血肝胆,落英帮弟子前来相助!”,窜出两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浓眉大眼,方才听了海兽帮的污言秽语,早就忍耐不住,此时便径直动起手来。


“多谢各位,区区鼠辈,我倒没放在眼里”,南宫秋白笑道,一脚踹飞扑来的人,身形转动,躲开对方甩来的绳索,在河面上跃行着。


洛尘心的手指死死拽着她的衣襟,脸上现出一抹异常的红晕,她自小被师父捡回云霄门,克己知礼,师父对她严格教诲,她性格清冷,又是大师姐,在师门里素来疏远孤绝,何时跟人如此亲密过?


南宫秋白的怀抱温暖而柔软,她的气息铺天盖地涌来,仿佛要把自己淹没在浩瀚的海里,随着她的跃动,便如一叶扁舟飘荡在海面上,晃得她失了神,仿佛置身在一个最为安稳而舒服的地方。


“洛...”,南宫秋白低头,刚要开口,就看到怀里的洛尘心,双眸微怔,双颊染上红晕,眸光如水,透出别样的美来。


南宫秋白的心跳快了几下,她狼狈的扭开头,分明说好不想再喜欢她了,可是看到她这番动人的模样,还是会,忍不住心动。


南宫秋白轻轻落在岸上屋檐,低头凝望着月光底下的洛尘心,清绝妍丽,隐忍又羞怯的样子,让她忍不住凑近她。


越近,属于洛尘心那股清雅的味道便越浓,直到南宫秋白的鼻尖碰到她的鼻尖,洛尘心才惊得颤了下,扭头躲开了她,声若蚊蝇,“别,别这样...”。


南宫秋白慢慢的放开她,就见她的手抓着自己的衣襟,指若削葱,纤白莹润,骨节分明,仿佛脸上的红晕,蔓延到了全身,连指甲盖儿都是粉色的。


清冷的大师姐罕见的露出羞怯的模样,让南宫秋白心尖儿都软了,忍不住用指腹拂了拂她的脸,倒是说道,“你,别这样,才好,你,让我,快要无法自拔了”。


洛尘心见她口吐孟浪的话语,更是羞的脸颊通红,松开手,正要开口,突然头顶闪过一道劲风,南宫秋白眼疾手快的拉过她,一掌拍去,沉闷的响声,那铁锚应声而退,砸在海兽帮的船上。


刚刚挣脱的怀抱,又瞬间陷了进去,洛尘心惊慌的推开她,只是心却跳的愈发快了,不应该,她不应该这样子的。


“为何你独自一人在此处?”,南宫秋白的眉头微蹙,她不敢想象,若是自己不在的话,洛尘心面对海兽帮那帮无耻的人,至少湿身是免不了的。


“我约了人,此事跟你无关”,洛尘心说道,把南宫秋白噎的气极反笑,“约人要在烟花之地,我都不知道,是你太过相信旁人,还是真的单纯好骗”。


“纵然你不出手,我也吃不了亏,况且,你自己也在这烟花之地,莫要这般责难于我”,落尘心同样皱着眉反驳道,对刚才看到南宫秋白在船上搂着姑娘的一幕,极为不悦。


南宫秋白咬唇,定定的看着她,讪然一笑,“是我多此一举,还担心你的安危,是我自作多情了,告辞”,她的眼里有急速闪过的黯然和担忧,也有自嘲和落寞。


看着南宫秋白的身影远去,洛尘心握着手里的剑,皎洁月色洒在她的身上,犹如披上一层银霜,十八年来,她从未感受的滋味在心底蔓延滋长着。


南宫秋白带给她的种种感受,都让她沉寂的心,渐渐泛起涟漪。


洛尘心轻叹了一口气,南宫秋白是个不学无术的人也好,偷奸耍滑的人也罢,也是在一天天的成长,一天天的改变,可是,为什么,她偏偏是个女子?


女子,又为何能钟意女子呢?

女子,又如何能有山盟海誓,生死相许呢?


自小,师父给她灌输的便是伦德纲常,严守礼制,甚至,在云霄门,大部分的女弟子都是终身不嫁,只因师父常说,情爱、欲念,于修行皆是绊脚石,它会毁了心智,制造魔障,陷入其中,便无法自拔。


这究竟是南宫秋白一时的新奇贪玩,还是她一时的意乱情迷?


她如何去相信南宫秋白所说的钟意,她又如何把自己托付给一个女子?


洛尘心静静站在屋檐上,任凭夜风吹得她衣袂翻飞,眼神怔忡而无措。


南宫秋白如何想,她并不清楚,可是她,能清晰感受到的是,她的心,乱了。

==================================

感谢包公、泊岸和娜娜的赞赏。


本文由东莞康泰旅游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