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东莞康泰旅游 > 舞蹈

武侠攻略-第51章

2019-11-08来源:东莞康泰旅游

迎亲的队伍越来越近,曹广那张得意洋洋,尖嘴猴腮的脸,越发清晰和讨厌。南宫秋白骑在马上,赫然站在路中间,叶青等人站在她身侧,严阵以待。


“速速让开,莫耽误了时辰”,有家丁上来推搡围观百姓,看着眼前的南宫秋白等人,视线落在她腰上的佩剑,偏头朝曹广看去。


天龙帮的人上前,喊道,“大威天龙,何人竟敢拦护法的迎亲?”。


南宫秋白没有搭理他们,脚踏马背,纵身掠起,身形在半空旋转,脚踩着底下人的肩,跳跃着,落到大红喜轿前。


轿夫慌乱,手忙脚乱,坐在里面的人晃动着,南宫秋白嘴角微勾,抬手打起轿帘,就见里面坐着一个凤冠霞帔的女子,并着腿,两手放在膝上。


“心痕?”,南宫秋白喊了声,对方没有应,她刚要开口,就只觉后脑劲风扫过,遂就势蹲下,就见曹广手持长棍,面色不虞,怒喝道,“哪里来的小子,敢搅乱我的大好喜事?”,


曹广定睛一看,眼前的小子面熟的紧,稍作思索,便想起武林盟上,揭穿无妄面目,拿出霸刀的逍遥谷的人,遂咬牙切齿,“怎么哪儿都能遇到你?!”。


南宫秋白二话不说,随手举起身旁的担子,朝着曹广扔去,她一声令下,叶青等人也动起手来。


“心痕…”,南宫秋白一把揭开新娘子的喜帕,露出一张惊艳绝世的脸,香腮琼鼻,娇艳欲滴,万千风情,便正是虞心痕。


“跟我走”,南宫秋白去拉她,虞心痕却是动也不动,只缓缓抬起一双如水的眸子,隐隐泪光。


“我知你讨厌我,可曹广也绝非你要嫁的人”,南宫秋白握到她冰凉的手,转身,抬起一脚,踢开天龙帮的弟子,而曹广的长棍迫在眉前,她不得不松开虞心痕的手,手腕反转,去捉他的长棍。


“好大的狗胆,逍遥谷想在江湖上消失吗?”,曹广怒骂道,


南宫秋白一掌逼退曹广,打起轿帘,往里探头,望着虞心痕坐在原地不动,不由恼怒道,“你当真不走?!”,回应她的只有虞心痕漠然的脸和沉默。


南宫秋白咬牙,甩下帘子,在帘外沉声道,“你有勇气嫁给曹广,却没有勇气跟我走吗?”,帘子落下的那一瞬,南宫秋白没有看到,虞心痕眼里流下的两行泪水。


眼看着南宫秋白的身影消失在帘外,虞心痕目露绝望,缓缓合上双眼,眼角通红。


强烈的阳光从帘外照来,虞心痕重新睁开眼,就看到南宫秋白探进来的头,咧嘴一笑,握过她的手腕,说道,“既然都打算抢亲了,岂能半途而废”,


她感受到虞心痕的内力流动凝滞,果然被人点了要穴,手指快如电,解开她的穴。


虞心痕急喘了两口气,虚弱的歪倒在一旁,抬起手就想扇南宫秋白,临到又收手,咬牙斥道,“你倒以为我愿意嫁那阴险卑鄙的人”,


“怎么?对待救命恩人就这样的?”,南宫秋白一把抓住她的手,笑嘻嘻说道,


见她明艳动人的脸上,描眉如远山,双腮染绯,唇含朱丹,在凤冠霞帔的映照下,明艳不可方物,倒确是衬的上怡香院头牌花魁如烟姑娘的名号,怪不得曹广不惜用尽手段,也要纳了她。


“你这可是跟天龙帮为敌,不怕吗?以曹广的本事,能让逍遥谷明日就在江湖消失”,虞心痕微微皱眉,远眺着高家的方向,沉声说道,刚想起身,两腿一软,软软往旁跌去。


“怎么?担心我?”,南宫秋白伸手揽过她的纤腰,蓦地凑近,偏头说道,虞心痕下意识头往后仰,不自觉红了脸,抬手就是一掌,要朝着她拍去,


只可惜,那一掌毫无力道,软绵绵的落到南宫秋白的胸前,反而触碰到突起的地方,惊得虞心痕满脸通红,蜷缩着手指,偏头望着地面。


南宫秋白同样红了脸,说道,“你这人,好会计较,占得便宜都得讨回来”,她看着虞心痕仓皇抬头,红着脸想要说话,遂笑道,“莫慌,我带你走”,


南宫秋白脚尖挑起轿顶,偏身朝着曹广踢去,挡住他奋力挥来的一棍,借力跃到半空,几下跳跃,落到叶青等人身侧,围成一圈。


“掌门,这些人难缠的很,你们先走,我们断后”,叶青等人虽然人少,但周围百姓多,曹广等人不敢直接动刀剑,倒也没怎么吃亏。


“带着虞姑娘走,我断后”,南宫秋白看着曹广睚眦欲裂的冲来,三角眼都瞪圆了,不觉好笑,朗声说道,“堂堂天龙帮护法,竟不惜暗自囚禁高家小姐,强行迎娶,好不知廉耻,我逍遥谷今日就替天行道,毁了这门亲事!”。


她一方面说破了曹广背地里做的见不得光的事,一方面又报出了逍遥谷的名号,这样,天龙帮这笔账也算不到高家的头上,虽则虞心痕不一定待见高家,但毕竟是她的亲生父母,也不想因此给他们带来杀身之祸。


此言一出,虞心痕果然惊愕的看向她,南宫秋白无异正式把逍遥谷放在了天龙帮的对立面,小小的逍遥谷,如何跟江湖最大的帮派,天龙帮斗?


“虞姑娘,我们先走”,叶青拉过虞心痕上马,她频频回头,看到隐没在人群里的南宫秋白,被天龙帮几十个弟子围在中间,“放心,掌门不会有事的”,叶青看着她发白的唇色,宽慰道。


虞心痕被叶青搀到马上,扭头望着南宫秋白的方向,咬着唇,似是暗暗下了决定,突然两腿一蹬,夹着马肚子,朝着南宫秋白的方向跑去。


马蹄声惊得百姓四散退去,热闹的街道顿时只留下团团围住的天龙帮弟子,中间一个白衣身影,腾挪跌宕,躲闪着。


“驾~”,虞心痕强提一口气,用力踢着马肚子,冲开一条道,伸手朝着南宫秋白喊道,“上来”,


南宫秋白脸上沾着血,白衫上也有血,握住她的手,顺势一掠,坐到马上,接过缰绳,朝着城外骑马狂奔。


南宫秋白抹了把脸上的血,这才微微舒展,就觉得身后贴着温暖而柔软,她有点愕然的握着缰绳,怎,怎么她竟然坐在虞心痕怀里了。


马儿四蹄奔跑,南宫秋白死死拽着缰绳,有点慌,就见虞心痕从身后伸手握过缰绳,嗔道,“你骑马骑得真差”,


被她两手一环,香气萦绕,霞帔硬邦邦的敲着南宫秋白的头,虞心痕索性把霞帔取下扔掉,解开长发,随风翻飞。


马儿跑的太快了,南宫秋白紧张的往后缩,揪着鬃毛说道,“不,不用,太快,大不了追上来再打”,虞心痕轻笑了声,“不怕天龙帮,你倒是怕马了”。


“我,我,是怕你搂的太紧”,南宫秋白嘴硬的偏头说道,虞心痕的红唇擦过她的脸,留下一抹淡淡的红痕,映在她白皙的脸上,别添了一分旖旎。


虞心痕望着那抹红痕,还有南宫秋白紧张又忸怩的神情,试图躲开她的怀抱,少了平日的嬉皮笑脸,多了几分女儿家的忸怩和羞赧,倒是别有趣味,不由嘴角微翘。


“那我就不搂你了”,虞心痕突然松开两手,南宫秋白身体往后一仰,身体失去平衡,惊得转身就抱住了虞心痕的腰,讨饶道,“姑奶奶,马儿跑的这么快,莫要闹好吗?”。


“怎么?天不怕地不怕的南宫掌门,怕从马背上跌下去?!”,虞心痕笑道,


“我才不怕,我一身武功,怕什么怕”,南宫秋白正跟她争辩着,突然发觉自己正抱着虞心痕,双手环着她纤细的腰,馨香扑鼻,鼻尖是她微隆的胸前,抬眼是她颀长白皙的雪颈,


还有那抹红的刺目的唇色,不由销魂的溢出了一声叹息,美人裙下死,做鬼也风流。

======================================

小白反被调戏了,咩哈哈,刚正经、害羞了几分钟,又忍不住猥琐了起来,emmmm。

感谢包公和泊岸的赞赏。最近是没人看了么,是不是又写长了,要不要快一点结束呢?摸下巴,可是肉还没写呢。


本文由东莞康泰旅游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