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东莞康泰旅游 > 体育

武侠攻略-第54章

2019-11-08来源:东莞康泰旅游

两人停停走走,也不赶路,就着秋景,吃着沿路美食,往会稽而去,丝毫没有半点被天龙帮江湖通缉的紧迫感。


“今夜就歇在这里罢,我看你也累了,洗个澡”,南宫秋白跳下马车,朝虞心痕伸手,被她拍了下,“我怕你跌倒”,南宫秋白一把抓住她的手,拉她下马车,笑道。


“客官,请进,住店吗?”,店小二迎上来,“还有房间吗?”,南宫秋白问道。


“只剩两间上房了”,店小二应道,“那就两间上房”,南宫秋白转头朝马夫说道,“陈叔,这几日赶路辛苦,你好生歇息”,


车夫受宠若惊,推却道,“我睡柴房或者马车上就行了,公子好意,心领了”,“让你住就住”,南宫秋白亲热的拉起虞心痕的手,“心痕,今晚就委屈点,跟我住一间屋了”。


虞心痕自然不愿意,但眼下又不好说,美目流转的瞪了眼南宫秋白,转身落座。


两人用了酒菜,南宫秋白兴致很好的喝了点小酒,虞心痕不肯喝,她说的话要气死人,说什么现在饮酒就像是在陪客,容易心情不好把南宫秋白一肚子劝酒的话都咽了回去。


等用完饭,店小二也把热水都备好了,大木桶里热气腾腾的,虞心痕把视线移到在门口假装很忙的某人身上,挑了挑眉,“还不出去?”。


“我说,大家都是女子,不必避讳…”,南宫秋白转身笑道,话没说完,被虞心痕瞪的闭嘴,讪讪道,“出去还不行么”,说毕,出去关门。


虞心痕这才上前拉好门栓,除掉衣衫,坐在木桶里,热水环绕,驱散了秋夜的寒冷,洗去一身疲惫,心情愉悦,抬手拂着水,嘴里低声哼着曲儿。


门栓突然咔哒一声,猛地被推开,闪进来一个人影,动作很快的关好门,“心痕,不好了,天龙帮的人来了”,南宫秋白嘴里说道,


一双眼睛直愣愣的盯着虞心痕在水底下若隐若现的雪白,一片玫瑰花瓣恰好贴在肌肤上,衬得雪肤冰肌,娇艳欲滴。


“南宫秋白!”,虞心痕恼怒的一把抓过衣衫挡在胸前,又羞又急,同时,拂起一捧水朝她打去,逼得南宫秋白躲开了眼。


“没事,我就是过来说一声,我会解决的”,南宫秋白抱着头,压下嘴边的窃笑,“你继续继续”。


南宫秋白刚一脚迈出门,后面的木盆直接砸在门上,发出巨响,南宫秋白掩上门,嘴里啧啧,“这女人可真狠”。


她摸着下巴思考,等会该再找个什么理由进去呢?


虞心痕羞急的手直抖,哪还有心思泡澡,匆匆洗着。


南宫秋白正趴在栏杆上想理由,不经意看到底下桌子的人,藏着桌下的手握着刀,她左右看去,大堂里坐着的五六桌客人,早就不是进来时的那波,个个凶神恶煞不时往楼上看来几眼


以为身着便装就不知道是天龙帮的弟子么?南宫秋白冷哼了声,看来是想要趁夜里下黑手啊。


南宫秋白兀自琢磨着怎么脱身才好,下意识就推开了房门,头顶一道黑影径直砸在她头上,咚的响声,南宫秋白被砸的头晕眼花,看着木盆在地上打着旋,就听到屏风后的角落里传来虞心痕轻笑的声音,“看你还敢胡来不?”。


虞心痕从屏风后走出来,外裳松垮的套在身上,显是穿的匆忙,腰带垂在一旁,衣襟微敞,隐隐可见里面的粉色肚兜,微湿的长发沿着颀长脖颈缠绕着,发尖儿还滴着水珠。


刚洗完澡的脸,粉嘟嘟的,眼眸也似染了水意,说不出的风流姿态,大抵她并不清楚,眼下这般衣衫似脱不脱的模样,比方才更加的撩人。


南宫秋白的喉咙咕噜了声,拿手放在唇边,装模作样的咳嗽了声,耳朵却悄悄的红了。


要说,虞心痕的身段可真是好,胜过她看过的人,玲珑凹凸,傲人的地方波涛汹涌,腰肢纤细如柳,雪臀挺翘,两腿修长,确是人间尤物,青楼花魁的名号,绝非浪得虚名。


“真,真来,了,天龙帮”,南宫秋白脸越来越红,移开视线,偏又忍不住想多看两眼,忸怩的说道,


虞心痕闻言,脸色微凝,抬手把长发盘起来,“那我们现在就走”,随着她抬手盘发,身姿微扭,臻首玉颈,别有风情。


没听到南宫秋白的声音,虞心痕疑惑抬头,就看到她跟个木头人似的杵在门边,满脸绯红,双眼躲闪,又忍不住朝自己看来,气息微沉。


虞心痕的动作顿了顿,脸也跟着红了起来,嗔道,“别杵在那儿”,


“喔”,南宫秋白关了门走进来,越近,属于虞心痕的馨香便愈发浓郁,挠的她心里直发痒,便忍不住伸手抱住了她,温暖而柔软的身子。


“放开我”,虞心痕的手护着黑发,在头上盘着,腾不开手来,纤腰被她环住,忍不住挣了挣,


“我们跳窗,从后门走,如何?”,南宫秋白说着脱身之计,“你先放开我”,虞心痕很快的把长发盘起,推开了她,脸红红的。


南宫秋白刚要开口,就见一道黑影映在窗前,她立刻抱着虞心痕扑向一侧,桌子砸碎了窗户,就听得刀剑出鞘的声音,有人喊道,“两个都不能放走!兄弟们,上!”。


南宫秋白抬脚踹飞扑进来的人,喊道,“就凭你们,癞蛤蟆打哈欠,口气大的很”,“南宫秋白,你莫要张狂”,曹广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今夜叫你插翅难飞!”。


“是上回拿霸刀那小子罢”,一个阴柔的声音响起,南宫秋白脸色微凛,胭脂公子柳如飞,那娘娘腔也来了。


此二人武功不俗,单是曹广一人,尚有可周旋余地,可若是加上柳如飞,还有天龙帮二十几个弟子,今夜,还真是一场恶战。


“曹广和柳如飞,可是天龙帮排名前十的高手”,虞心痕脸色冷凝,手腕一翻,提剑在手,“伺机走吧”。


只听得咻咻的声音,数百道暗器从外面打来,劲道十足,一看就是出自柳如飞之手,南宫秋白躲无可躲,只得揽过虞心痕,纵身破开窗户,掠上了屋顶。


就见到对面站着两人,身形纤瘦,长眉细眼的柳如飞,手握白扇,阴柔的脸上似笑非笑,三角眼闪烁着怒意的曹广,手握长枪,悍然而立。


四周屋檐上都窜出了人影,围的严严实实,那车夫被绑着跪在地上,满脸是血,“逍遥谷算个什么东西,敢跟天龙帮抢人,今日,我便要让江湖都知道,逍遥谷是个什么下场?!”,曹广冷声说道,


一声令下,就见四周都扔出长长的铁链子,形成一张巨网,朝着两人当头砸下,那铁链子上有倒刺,泛着碧绿的光泽,显然是抹了毒药。


“卑鄙,有本事堂堂正正跟我打”,南宫秋白朗声说道,下意识就把虞心痕往后拉,挡在她身前,手里的长剑掷了出去,破开铁链,纵身往下跳。


她二人身形还没落地,就见地面角落里窜出人影,握着竹笛,吐出暗器来,南宫秋白身形顿住,凌空旋转,一脚踢开窗户,拉着虞心痕往里躲去。


火把不断的亮起,层层围住,呼喝着,“大威天龙,江湖震动!”,闻声的江湖人和百姓都不敢现身,紧闭门窗,惴惴不安。


“心痕”,南宫秋白偏头说道,“今夜,我们两人想要全身而退,恐怕很难”,她神情凝重,沉声道,“你留在这里,我出去吸引他们的注意,你借机离开!”。


虞心痕拉过她的手,“不行,要走一起走”,“你不是恨透我了吗?干嘛要跟我一起死?”,南宫秋白勾了勾嘴角,眼神戏谑。


虞心痕见她紧要关头,还在贫嘴,忍不住掐了把她的脸,“说什么死不死的,胡说!我们想办法,总能出去的!”,说着说着,虞心痕的眼就红了。

==============================================

喜欢美人出浴图,emmm

感谢包公、泊岸和娜娜的赞赏。


本文由东莞康泰旅游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