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善知识与道 > 考研

这个皇帝太荒唐,生前日夜住在“豹房”,临死还不忘死在“豹房”

2019-03-24来源:善知识与道

朱厚照是明孝宗的大儿子,是孝宗与张皇后所生,明朝第十位皇帝,在位期间年号正德。由于,孝宗十分纯情,一生独爱张皇后,而张皇后为孝宗生的两个儿子中的一个又早早夭折,所以,朱厚照顺理成章的成为孝宗的掌中宝。

这个皇帝太荒唐,生前日夜住在“豹房”,临死还不忘死在“豹房”

年幼的朱厚照天资聪颖,老师传授的知识总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接受领悟,原本按照这种势头发展朱厚照会成为一代贤君。可是,偏偏身边有许多包藏祸心的太监,将这棵好皇帝苗子扼杀在萌芽中。在东宫的所有太监中,要数刘瑾一派的“八虎”——马永成、高凤、罗祥、魏彬、丘聚、谷大用、张永最为嚣张。

这八个太监为了能在朱厚照心中留下好印象,每天都费尽心机从各处弄来稀奇古怪的小玩意供小皇子把玩,又绞尽脑汁的编排各种精彩的演出逗小皇子开心,还亲身参与组织丰富的体育活动带小皇子玩耍。当时的东宫被人们笑称为“百戏场”,由此可见有多热闹。

这个皇帝太荒唐,生前日夜住在“豹房”,临死还不忘死在“豹房”

朱厚照年纪轻轻怎能抵受住这些新鲜玩意的诱惑?所以,一直沉浸其中无法自拔,一生都沦陷在享乐中,自然将学习与政治抛诸脑后。孝宗驾崩时,仅仅十五岁的朱厚照登基成了明武宗,将年号改为正德,登上龙椅开始了他的皇帝生涯。

按理说,父亲死了朱厚照继承大业本该收心,但是,朱厚照早已玩物丧志,根本无心朝政。在太监们的指导下玩的东西越来越另类离谱,先是在皇宫里按照市井的样子修建了许多铺子,让太监们在其中扮作老板,武宗则扮演土豪在其中挥金如土。后来,朱厚照觉得无聊,又让太监们将皇宫布置成妓院让宫女们扮作妓女,朱厚照挨家挨户登门拜访进去听曲享乐。

最终,将好好的后宫搞成一团乱麻,满朝文武十分着急却苦无良策。

这个皇帝太荒唐,生前日夜住在“豹房”,临死还不忘死在“豹房”

孝宗给儿子留下了一大批刚正清廉的好干部,这些人不顾个人安危,联名直谏皇帝处置八个祸乱宫廷的太监。朱厚照刚刚成为皇帝不久,缺乏对臣子的统率力,见到大臣们联名上奏,心理防线崩溃,希望与文武百官妥协处置“八虎”。但是,就在朱厚照要下定决心的时候,陪着小皇帝玩了十几年的刘瑾趴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诉,朱厚照顿时改了主意。

并且,在第二天,他将带头进谏的大臣们一一惩治,有两名老臣不惜以告老还乡威胁皇帝,朱厚照根本不为所动,还欣然赐二人返乡。一干忠臣没了牵头人,只能作罢,一场推翻宦官的斗争,最终,以太监完胜告终。在扫清了朝廷的障碍后,八个太监更加嚣张,刘瑾带头修建了“豹房”,在里面安排了许多美女供朱厚照肆意享用。

这个皇帝太荒唐,生前日夜住在“豹房”,临死还不忘死在“豹房”

借着朱厚照的宠爱,一众太监在朝廷上祸乱朝纲,权倾朝野,相互之间也爆发了矛盾,刘瑾也死在了其他太监的手中。在罪魁祸首死后,皇宫并未恢复安宁,反而冒出钱宁、江彬之流,比刘瑾有过之而无不及。

之后,朱厚照的玩心越来越重,觉得皇宫已经无法满足自己,所以,不顾大臣们的反对外出巡游,四处拜访美女,沿途百姓怨声载道。

甚至,一些无赖士人为了投武宗之所好,竞相呈献男色希宠。《万历野获编》卷二中说道:“兵部尚书王琼头戴罛刺亵衣,潜入豹房与上通宵狎饮。礼部主事杨循吉,用伶人臧贤荐,侍上於金陵行在,应制撰杂剧词曲,至与诸优并列。”

这个皇帝太荒唐,生前日夜住在“豹房”,临死还不忘死在“豹房”

某次,武宗路过一个路边小店,相中了老板的妹妹凤儿,当即将其纳为后妃,还赐其哥哥入朝为官。哪知,凤儿根本没有福气入宫,在半路上就死了。过了没多久,朱厚照有相中了乐工刘氏,于是又将其纳为后妃,日夜临幸这位美人。

在西方巡的过程中,朱厚照曾碰见了蒙古的小股部队,还与其“大战”了一番,最终,明军死伤惨重才杀掉十六个蒙古人,朱厚照兴高采烈,将自己封为大将军并乐此不疲。纵观中华上下五千年,能够放着皇帝不当而情愿当大将军的只朱厚照一个。

这个皇帝太荒唐,生前日夜住在“豹房”,临死还不忘死在“豹房”

由于朝纲混乱,大量平民流离失所,民怨四起。宁王也借机掀起变乱,希望能够趁着武宗荒废朝政自己取而代之。朱厚照并未因此着急,反而,一本正经的再次拿出自己大将军的旗号,御驾亲征。谁知道,大军刚刚走到半路宁王就已经被御史王守仁擒获。

但是,这个消息就像是给朱厚照泼了一盆冷水,武宗连忙下旨施放宁王,自己亲自将其抓获才算作罢。并且,在其回宫后还煞有介事的摆了一桌宴席大宴群臣,以庆祝自己将叛乱平定。在此之后,朱厚照就留在江南沉浸在声色中。

这个皇帝太荒唐,生前日夜住在“豹房”,临死还不忘死在“豹房”

某次外出时,朱厚照在江上钓鱼,由于重心不稳掉进水中。

由于当时已是深秋,水中温度很低,加上,朱厚照的身体早已被掏空,被捞上来以后患了重感冒,太医们竭尽所能却无法治愈朱厚照。已处于弥留状态,他对司礼监太监说:“朕疾不可为矣。其以朕意达皇太后,天下事重,与阁臣审处之。前事皆由朕误,非汝曹所能预也... ...”

最终,这位荒唐皇帝死在了自己纵情一生的豹房之中。

参考资料:

『《明史·本纪第十六·武宗》、《万历野获篇·卷二》、《明武宗的荒淫史》』

本文由善知识与道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