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善知识与道 > 考研

日本这次很狂,直接绕过禁令杀生,遭国际组织狠厉批评

2019-04-20来源:善知识与道

12月26日,日本政府宣布退出国际方面主管鲸类资源的国际捕鲸委员会(IWC),计划在明年7月重启捕鲸业务,力争重启已经在名义上终止了30年的商业捕鲸活动。

这则消息一经发出,就引发了国际社会的轩然大波。一直以来,日本捕鲸船只绕过商业捕鲸的禁令,打着科研捕鲸的幌子,在南极海域和西北太平洋海域持续进行捕鲸活动,在国际上一直饱受批评,也传出反对捕鲸的环保组织在公海上和日本捕鲸船只发生严重冲突的新闻。

在2014年的时候,国际法院曾经做出裁定,驳回了日本对于捕鲸活动是出于科研目的的辩解,要求日本立刻停止此类致命性研究活动。不过日本政府仅仅停止了一年 ,在2015年11月年又出动了捕鲸船。2018年九月日本在IWC的会议上要求有限度重启部分商业捕鲸活动遭到大会否决,这是日本最终决定脱离这个委员会束缚的重要原因。

日本这次很狂,直接绕过禁令杀生,遭国际组织狠厉批评

澳大利亚外长佩恩和环境部长普莱斯在26日对日本这一动作做出回应称极为失望,并要求日本立即回归IWC框架中,重申澳一贯反对各种捕鲸活动。绿色和平组织也发布声明称日本的决定实际上脱离了国际社会的统一步调,并认为历史上日本在近海上曾经过度捕杀过鲸鱼,造成其数量大幅度下跌。

日本这次很狂,直接绕过禁令杀生,遭国际组织狠厉批评

绿色和平所说的历史是在战后的1940年代到1960年代,在战后重建过程中,鲸鱼肉曾经作为重大肉类来源替代日本当时无力从美国和澳大利亚进口的肉制品。在1964年巅峰时期,日本全年捕杀了24000头鲸鱼,其中绝大多数是座头鲸和抹香鲸等濒危鲸类。

日本这次很狂,直接绕过禁令杀生,遭国际组织狠厉批评

日本国内批评声音也是不断,日本动物保护组织IKAN发表声明表示日本政府的这个做法是和国际上背道而驰的。立宪民主党党首枝野幸男则表示,随意退出国际组织,会让日本在国际上陷入被孤立的局面。

在巨大的反对声浪中,日本政府做出了有限度的让步。在27日,日本政府公布了重启商业捕鲸的地点和种类,地点仅限于日本近海和专属经济区,对象鲸种也仅仅限定为小须鲸等三种。这就表明日本捕鲸船将不会在南极海域,对南极鲸种而言算是一个好消息。

日本这次很狂,直接绕过禁令杀生,遭国际组织狠厉批评

对于这次商业捕鲸重启事项,日本政府设想在近海作业由科研捕鲸的母船“日新丸”的共同船舶实施,沿岸作业由从事沿岸捕鲸行业的单位共同开展。不过目前捕鲸的数量限定仍在深入讨论中。但是根据日本共同社的报道,数量将用IWC限定的方式计算,而且日本只是退出成员国的身份,之后将作为观察员国的身份继续参与到IWC的大会和科学委员会工作中去。、

日本这次很狂,直接绕过禁令杀生,遭国际组织狠厉批评

不过根据调查显示,日本在鲸类消费的市场上并非向外界以为的那样繁盛,而是处于连年萎缩的状态,根据绿色和平组织在日本的研究,2015年日本人均鲸类食用仅仅才30克。鲸类价格也是连年下降,许多摊贩都不再销售。而日本政客在辩解自己国家的捕鲸业时也仅仅是从“传统文化”角度入手,从未提及日本的鲸鱼消费市场。

不少日本人表示,在有了现代畜牧业出产的肉类之后,鲸鱼肉应该退出人们的餐桌上。根据BBC记者的调查,日本许多政客也认为在南极开展捕鲸既不是日本的文化,也会让日本的国际形象大幅度下降。甚至因为现在没有什么人食用鲸鱼肉,在10年内日本会停止深海捕鲸。但是现阶段停止是有重要的政治原因在其中。

由于捕鲸是政府运作的,是庞大的官僚结构,有研究预算、年度计划、职业晋升、养老保险。如果这个行业终止,代表这些官员会失业,所以在这些人的抗争下,捕鲸部门会一直存在下去。如果这个问题和议员的选区关系密切的话,他们会更加努力进行商业捕鲸重启的游说工作,这次的成果,大概率也是这些人进行操作的结果。当然,日本政府也有自己的考虑,包括沿海渔业工人的就业等方面。不过重头还是自民党对于农林水产领域票仓的重视导致的。

日本这次很狂,直接绕过禁令杀生,遭国际组织狠厉批评

国际动物保护组织对于日本放弃南极捕鲸表示欢迎,但是称仍然会对日本的商业捕鲸保持监督,防止日本船只违反规定在禁区进行捕鲸活动。这些组织还要求日本,应当认真考虑下鲸类的未来。

本文由善知识与道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