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善知识与道 > 教育

宋庄战斗:冀中平原一场奇迹般战斗

2019-07-08来源:善知识与道


宋庄战斗:冀中平原一场奇迹般战斗

文/解力夫

那是1942年的一个盛夏之夜,整个冀中平原在遭受日军“五一”大扫荡铁蹄的践踏和蹂躏。刚刚走上新闻宣传岗位的我按照地方党组织提供的线索,访问了一个从河北省深泽县宋庄战斗中撤下来的伤员。

为了躲开敌特、警备队巡夜的麻烦,我沿着赵庄村北的河堤,穿过一片茂密的高粱地,来到西北角堡垒户张大娘家里。我爬过院墙,按预先约定的暗号,轻轻敲了三下门,开始没有动静,我又敲了三下,听到屋里小声说:“是自己人,开门吧!”随后一个弯背的老太太把我引进屋里。

张大娘家原有五口人,一年到头靠租种着地主十几亩地维持生活,农闲时张大伯还外出做些小买卖来弥补家里的亏空。日子虽然艰难,倒也过得去。自打来了东洋鬼子,一切都变样了。在前年的一次大扫荡中,张大伯被日本人打死,大儿子张振东为了给爹报仇参加了八路军,这次“五一”大扫荡,二儿子张振国也参加了抗日游击队。他发誓要为日军屠杀的乡亲们报仇。现在家里只有她的小女儿东菊和她作伴。因为张大娘心肠好,又是抗日家属,这次从宋庄下来受伤的王参谋就住在她家里。

待我喝了一碗凉水、稍微坐定之后,就听张大娘向屋里招呼说:“老王出来吧,上边派人来了。”随后一个二十多岁的粗壮汉子就拄着一根棍子歪歪咧咧地从里屋出来了。真是一见如故,我急忙上前握住他的手说:“王同志,你受苦了,我首先转达上级党组织和乡亲们对你的敬意和慰问。”

宋庄战斗:冀中平原一场奇迹般战斗

王参谋是个爽快人,讲话声如铜钟。他说:“没有什么,只是突围时,腿部负了点伤,张大娘照顾得挺好,很快就会好的,估计再有半个月我就可以归队了。”

他装了一袋烟,吸了两口又说:“虽然大娘照顾得好,但整天价憋在地洞里,实在叫人受不了;特别是眼巴巴地看着炮楼上这些狗杂种经常下来糟害老百姓,不能亲手收拾他们,简直把肺都气炸了。别看眼下他们张牙舞爪,这是秋后的蚂蚱长不了。我们总有一天要反攻的,我们要给老百姓撑腰打气,真理在我们手里,我们一定会胜利的!”

“对!我们一定要给老百姓打气,特别是在敌人重兵压境、根据地变质的情况下更应如此,我们要给人民树立必胜的信心。今天我来就是为了这一目的,请你详细介绍介绍你们在宋庄打胜仗的经过吧,好借此振奋振奋人心,让老百姓高兴高兴!”

“好!”一提打仗,王参谋的精神劲头就来了。于是他就滔滔不绝、有声有色地向我讲起来:

1942年6月8日深夜,我冀中七分区二十二团的两个连和一些地方部队,从定县七级转移到深泽东北十五里的宋庄。在这非常时期,战士们随时都做着战斗的准备,每个人身上都带着几个手榴弹。到了宿营地,第一个任务就是做工事。当时团长左叶提出的口号是:“平时多流一滴汗,战时就少流一滴血!”“谁多挖一铲土,谁就少挨一炸弹皮!”事后看来这是个英明至极的决定。因此不管多么疲劳,战士们总是首先挖工事。在宋庄周围,从村外到村里,一共做了四道工事,把宋庄变成了处处相联,交叉火力密布的防御堡垒。

宋庄战斗:冀中平原一场奇迹般战斗

◆左叶

宋庄是一座有四百多户人家的中等村落,分为南北两部,两者相距三、四十米。二十二团的两个连和当地民兵游击队住在北宋庄,六分区一个县大队住在南宋庄。两下合计,总兵力不足300人。为了适应紧急情况,双方组织了统一的联防指挥部。

二十二团所以从七级转移,是因为许多迹象说明,敌人将向七级一带合击分区的领导机关。因此,团部决定主动跳出敌人的合击圈,进至靠近敌方的地区,从侧后打击敌人。部队来到宋庄后,周围的情况异常紧张,侦察员的报告表明,附近敌伪据点都增加了兵力,而且有出动的征兆。左叶团长料到,部队难于平静地度过这个白天,免不了会有鏖战要打,而且战斗一打开,就必须坚持到天黑。因此队伍进村不久,为了减少群众的损失,即动员老百姓转移。战士们在完成了充分的战斗准备以后,一面养精蓄锐,一面迎接战斗的来临。

我和王参谋谈得情绪正浓时,忽听村东敌人炮楼上打了几枪,我们停了片刻,以便观察动静,后来没有发现什么意外,还是王参谋说:“不管他,这是敌人在虚张声势。”于是,他又像说评书似地比划着讲起来。

“真是不巧不成书啊!”王参谋说,“恰好几天前,我们七分区的一支兄弟部队,在宋庄东南的白庄打了一个出色的地道村落战。他们为了避免老百姓遭受损失,事先疏散了群众,地道成了打击敌人、掩护自己的有力屏障,结果日本鬼子吃了不小的亏,死伤计400人,还打死了敌人的一个大佐联队长哩!”

这一下可激怒了上任不久的日军冀渤特区司令官坂本少将。他不甘心“皇军”在白庄的惨败,决意到白庄实地考察,看看“威风凛凛”的日本帝国军队是怎样被几个“土八路”打败的。

6月9日,坂本少将带着大队人马由北面的冶庄头浩浩荡荡地出发了。从冶庄头去白庄,须得经过宋庄的东边。早上7点多,宋庄村东北角一连战士发现敌情。左叶团长拿望远镜观察,看到敌人从北冶头庄前来,前边是30多个骑兵,随后是大队步兵,在五六个尖兵后面,有个带值勤带子的军官,边走边跟身后的军官说话,并向四周指指划划。近8点时,敌人更近了。左叶让一连特等射手邹纪斌瞄准敌军官,战士们把手榴弹弦拉出来摆在身边,屏住呼吸瞄准敌人,当骑兵距我只有30米时,左团长一声令下:“打”,顿时一连一挺重机枪、三挺轻机枪,一个掷弹筒和瞄准多时的步枪和手榴弹一齐向日军开火。毫无准备的日军受到如此猛烈的火力突袭,顿时被打得人仰马翻,乱作一团。坂本少将头部中弹,不多久便一命呜呼!

讲到这里,王参谋乐得心里像开了花。他抽了几口烟又接着讲起来。他说,前边枪声一响,后面的300多名卫队立即分为两部,“呀!呀!”地向我阵地扑来。他们以班为单位,端着机枪集群冲锋,可是一冲近我们第一道阵地跟前,就被手榴弹打垮了,人员损失惨重。接连九次冲锋都被打退了。坂本的卫队己伤亡了200多人,若不是日军增援赶到,这支日军必将全军覆没。全天战斗结束后,该部仅存50余人。敌人终于发现碰上我军主力,便停止进攻,紧急呼救:“在宋庄包围住中共主力,全体官兵,奋勇战斗,伤亡重大,己无力进攻,请求驰援!”

我军指挥员早就预料到敌人必然增援,也预料到准备打敌人的援兵,随即指示各分队迅速加修工事,准备迎击敌军的援兵,果然约11时至16时,深泽、定县、无极、晋县、安平等地的日伪军便逐次增援上来,共约2000人,并带有大炮四门,对我宋庄阵地展开猛烈攻击。

宋庄战斗:冀中平原一场奇迹般战斗

◆电影《宋庄战斗》剧照。

敌人每次冲锋前,都进行猛烈的火力准备,妄图用大炮平射,摧毁我军前沿工事。而后,火力延伸,步兵发起冲锋。敌人满以为用强大火力就可摧毁我工事,压住我火力。但情况完全不是这样,二连四班一战士,伏在一个厕所里打击敌人,厕所被敌人炮火打塌了,他从土里爬出来,继续坚守自己的战斗岗位。特等射手们充分发挥了威力,一连七班长李清斋七枪就撂倒七个鬼子。二连副连长庚治国两枪就把村西庙台上敌人的机枪射手弹药手全部打倒了。战士们严格地遵守着“三不打”的命令:敌人不到50米以内不打;不是成群的敌人不打手榴弹;不发动集团冲锋,不用机关枪打,充分发挥了近敌威力。少数敌人好容易冲到墙根底下,想先在这个死角喘喘气,再打开一个缺口;但是,他们哪里知道我们的战士从屋内攀上房顶,居高临下,给了敌人一顿手榴弹,炸得敌人血肉横飞,鬼哭狼嚎。至13时许,我军一连打退了敌人七次冲锋。敌人死伤800多人。在进攻中,甚至有一名日军小队长完全失去了再冲锋的勇气和信心,迟迟不敢前进,竟被上级在阵地上当场枪决。

15点到17点,是敌人最疯狂的两小时,突击兵力最大,火力最猛,冲锋最凶。也就是这个时候,敌人发动总攻,宋庄南部失守,我们的第一、二道工事,差不多全被炮火炸平,个个独当一面的战士,这时按照计划完全退到了第三道防线,在村边房角工事里,战斗己经坚持八个小时以上了。

太阳西下时,敌人继续向东南侧一连阵地猛攻,村沿工事己被敌人炮火摧毁。战士们沉着地退入村内,利用房屋顽强抵抗。敌人向一连阵地猛攻时,变换冲击方式。他们两肘托枪,向村沿匍匐前进,隐蔽接近。但是,接连三次都被我英勇的战士们打退了。敌人连遭失败后,便采取了更加毒辣的手段。第四次冲锋前,向村沿发射了催泪弹和毒气弹。战士们流下了泪水,嗓子里被呛得热辣辣地发痒,不住地打喷嚏。敌人利用毒气弹的威力又匍匐前进到墙根下,有的趴上了墙头,在此紧急情况下,战士们照准敌人的咽喉猛刺,只听得鬼子们在惨叫声中掉在墙外。一个鬼子从墙头缺口跳过来,直扑七班长。七班长李清斋眼疾手快,端起刺刀,一个箭步蹿上去,直刺敌人的心窝,鬼子惨叫一声不动了。直到黄昏,战斗仍在激烈地进行着,敌人冲进街被打出街,冲进村被打出村。激战一天,战士们虽然异常疲困,子弹也快打光了,但是胜利在鼓舞着他们,因为他们知道再坚持半个多钟头,一到天黑就是我们的天下了。

宋庄战斗:冀中平原一场奇迹般战斗

◆连环画《宋庄之战》。

但是,夏天的黑夜,迟迟降临,直到近21点夜幕才完全黑下来,这时2000多敌人己伤亡过半,但是疲倦的敌人仍然包围着村庄。这时左叶团长下定决心突围。他召集连排干部说:“今天同志们打得英勇顽强,胜利完成任务,我们决定今晚以排为单位分散秘密突围,伤员全部带走,一个也不能丢。突围后放两个起花(代用信号弹)。突围前掩埋好牺牲的同志。”大家一致拥护团长的决定,并表示一定要很好地完成突围作务。

夜晚,宋庄上空敌人的照明弹和村外一堆堆篝火,将宋庄照得如同白昼。21点开始,我军分头突围。当他们突围到篝火前时,横躺竖卧的鬼子们睡得正香,战士们从他们身上踏过。一位排长从熟睡的敌人怀里抽出一挺机关枪来,顺手将刺刀插进敌人的胸膛。一个鬼子在沉睡中被我军突围的行动所惊醒,他迷迷糊糊地跟着我们的队伍跑起来。一个细心的战士对他头上的钢盔纳了闷,拉过他的脑袋一看是个鬼子,于是一枪把他撂倒。敌人发觉我军突围,开始向我猛烈射击,我先头班,一面开路,一面向敌人投出一排排的手榴弹,接着和敌人拼起刺刀来。一连吴连长不幸牺牲。

大约22点,宋庄四周先后升起了八个起花,标明我军突围完全成功。伤亡惨重的敌人,以为我突围的不过是小股部队,大批主力仍被包围在村里。6月10日早晨,愚蠢的敌人仍然包围着宋庄,他们进行了三个小时的火力准备后,才战战兢兢地进村,他们除收拾了几百具半腐烂的“皇军”尸体外,什么也没有捞到,我们的八路军早己游到大平原青纱帐的大海里去了。

宋庄战斗:冀中平原一场奇迹般战斗

◆日军记载的宋庄战斗伤亡情况。

讲到这里,王参谋轻松地笑了笑说:“我的故事到此结束了。”他吸了几口烟又一本正经地说,“宋庄战斗是我参军四年来所遇到的最激烈的一次战斗,也是最开心的一次战斗,我们不足三百人,用低劣的武器同两千多敌人激战了一天零半夜,最后以少胜多。你能说不是当代战争史上的奇迹吗?”战后统计,这次战斗共击毙坂本少将以下日本官兵600多人,打伤300多人;打死打伤伪军200多人。合计敌方伤亡1200多人,而我们自己呢,只伤亡73人,阵亡32人(突围时14人),负伤41人(突围时14人),包括4名连级干部。这次战斗不仅是八路军一次在军事上的重大胜利,也在精神上给日军以重创,如由马垒据点出击的日军100多人,第二天生还者仅28人。其中队长在精神上完全崩溃,用手枪自杀;另有7名士兵在向东方顶礼膜拜后,也集体上吊自杀;剩余残敌因为精神紧张到极点,竟致互相埋怨、扭打达一个多小时。

的确,这是战争史上的奇迹,这是一部雄伟壮观的英雄史诗。我听得简直陶醉了,不知不觉我们的谈话己延续了两个多小时。这时月亮从乌云中钻出来,游到西边去了。当我告别王参谋回到宿营地后,遵照上级的指示,将宋庄战斗写了一条几百字的简短新闻,交给党的地下交通。这是第一篇报道宋庄战斗的新闻稿件。这样一来,宋庄的胜利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传到了敌人占据的大大小小的村落。它进一步坚定了冀中人民抗战胜利的信心,鼓舞着人民同敌人斗争的勇气。(作者系新华社原副社长)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

转载请联系《党史博采》

侵权必究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

本文由善知识与道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